一直喜爱播音的我,无论在高中时熬夜看书整夜听Radio,还是大学时在校广播台实现自己的播音梦,都是我在按照自己的感觉在完成对电台,对播音,对音乐的皈依。
  小时侯看到一个发射塔就会纳闷,为什么会从塔顶冒出让小黑盒子发出声音的东东;到了喜欢音乐的年龄,就迷上Radio了,最Pop的音乐、最流行的资讯、最动人的深夜节目;到今天,我加入安徽音乐广播 — I Music,更坚信我对广播的执迷;我要喊出,我爱广播!
  我对广播,或者说对一份工作的理解,任何工作都是20%的天份+10%的创意+70%的踏实工作,没什么捷径和投机取巧,工作就是一份时间表,用心完成,但求无憾。可能你给你的受众没有惊鸿一瞥的惊艳,但我更欣赏细水长流的从容。透过电波表达出自己对生命的感动,对生活的乐观,对爱人的奉献,对社会的责任。